四年无性婚姻

2015-3-10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0
  导读:   她说:我们都是如此的无力,无力于改变既定的事实,爱情并非因着承诺如此轻易,我们在错了位的爱情漩涡里不能自已,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欺骗着最真实的自己,隐匿着虚幻的旖旎而愈发遥不可及,编织着自欺欺人的结局。灵魂被刻意地放逐在最孤单的角落里,是一片杳无人烟的残垣断壁...

  她说:我们都是如此的无力,无力于改变既定的事实,爱情并非因着承诺如此轻易,我们在错了位的爱情漩涡里不能自已,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欺骗着最真实的自己,隐匿着虚幻的旖旎而愈发遥不可及,编织着自欺欺人的结局。灵魂被刻意地放逐在最孤单的角落里,是一片杳无人烟的残垣断壁。

  我们始终缄默着不曾言语,你在我对面,却离我几万尺的距离,简单的疏离让我们彼此陷入最怕的僵局,彼此说好放弃,不再随波流离,我们因着爱的信仰,艰难的走在一起,不顾世俗的冷眼相视,爱得深沉却很无力,彼此不到遍体鳞伤,情非得已,却还是难以割舍最初的浓情蜜意。

  让我离开你,用我爱你的方式,给你最好的结局,不甚暗淡,却是光彩流离。

  不要再委曲求全,做着最无力的解释,不争的事实,但我还是试着原谅你。爱你的心对你没有任何期许,你的幸福便是我最深的心意。

  1

  房间里的冷气被刻意开得很大,窗外的夏天,依然雾深露重,聒噪的蝉鸣还是会偶尔传进耳朵,无孔不入。空调里,冷冷的风,睡意全无,她幽邃而深蓝的眼睛,无尽的哀愁,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忧郁的表情却在瞬间里化作虚无,她极力去遗忘一些事,却无力弥补,她内心的不安与惶恐,绝望与苦痛,都断然无法消受。她只是尘世里最卑微的一个女子,却为爱而放逐,她无法走出,即使她笑着对他说,我们彼此放手,不做情人却还是最好的朋友。

  字字句句,如鲠在喉,她极力掩饰自己的脆弱,在最后的分手,给彼此留下不再作茧自缚的理由。

  她还是不能安稳的睡去,午夜梦回,时间颠倒,她的身体日渐消瘦,再也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她把他当做最理想的丈夫,他对他亦是百般怜爱,倍加疼惜,示若珍宝。

  凌晨三点,夜短情长,她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黯然神伤,为谁落泪为谁凄惶。那些伤痛,无孔不入,凌厉而恣意的目光,将她从天堂推向万劫不复的地狱,内心如飘移不定的船只,此起彼伏,在白茫茫的世界里,孤单影只,找不到可以停泊的岸,支离破碎的帆如同无可复原的心脏,行销神暗,即使一丝微细的光线便可直抵内心,将它穿透,将它刺伤,她的躯体没有温度,只是冷冷地。

  她似乎被巫师施了最恶毒的咒语,灵魂被禁锢在潘多拉的盒子里,不能挪动,她的心如万剑穿孔,落满数重伤痛,躯体似乎有无数小虫,啃噬成一具行尸走肉,千疮百孔,她早已不再是那个如绝尘而去的女子。

  情,如此巨大的杀伤力。

  2

  她与他相识颇为戏剧化,就像一场浪漫的爱情电影,伊始风花雪月,浪漫温情,结局却不甚暗淡,差强人意的光景。

  她是一个有着冷艳外表,内心却充满热情的女子,她美丽而不入世俗,与世俗间的女子有着截然不同的装束,她从不粉饰自己,亦简单的妆都不粉扑,但见到她的人依然都很惊奇,他们讶异于世间之内还有这样的女子,绝尘而芳华,不曾沾染世俗的琉璃之气。

  她亦是有着良好的家教,从不轻言侮语,一对浅浅的酒坑颇为写意,她的笑容可掬,如一抹淡淡的蔷薇花的香气,扑面而来,无法拒绝的香艳与美丽,却不能鄙薄,只是远远的看而已。

  她喜欢长发,齐眉的刘海,几许发丝绕过胸前,乌黑发亮,有风吹过,凌乱中却有一种动人心弦的妩媚。她总是一副最朴素的装束,洗得发白的蓝色牛仔裤,白色的棉布衬衣,上面点缀着几片蔷薇花的蕾丝叶子,是白底的凉鞋,端庄凝重,依然是透着些许的风情万种。

  她家境并不好,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弟妹,在她三岁那年,临到雨季,村子里发大水,水库里的水足足有十几米深,二哥年幼,跟着一些大一点的孩子去游泳,遭遇不测,溺水身亡,母亲由于连日的奔波,承受不了失去二哥的事实,遭受不了打击,卧床不起,后来母亲一直神志不清,常念叨着二哥的名字最后疯癫了。

  父亲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她,生怕她会有任何闪失。父亲的腿一直有关节炎,最终因为给母亲治病而耽搁了自己,他常年遭受着关节疼痛的病症,却丝毫不曾向子女们提及,即使他要面临医生截肢的警告,他都忍着,不曾言语,他只是怕他会给子女增加负累,却不知这样的隐瞒对他们的心里是何等的负疚,天长日久,他们又怎能承担父亲这些深沉而厚重的爱。

  3

  大学毕业后,她希望可以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减轻父亲的压力同时可以供养弟妹们的学费,她是一个善良有着孝心的女孩,她明白,父亲的肩膀应当少一点负担,因为也只有她可以帮着父亲。大哥在娶了嫂子之后,便对这个家不管不问,甚至连母亲都不曾寒暄半句,弟妹们尚且年幼,更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嫂子在娶了过门的时候,便早已叫嚣着要分家,言下之意便是与这个家彻底分离,他们肆意地拿着家里尚可值钱的东西,连母亲买药治病的钱都被抢夺去,父亲眼含热泪的看着大哥,希望他可以回心转意,但他却装作毫不认识,说:我们还是分了吧,早分早利索,何况她嫂子娇生惯养,怎能习惯在这里。

  他们离开时,家里像遭了劫匪,值钱的家当被洗劫一空,母亲依然痴痴着念叨着二哥的名字,对身边的事毫不在意,父亲的泪深深地刺在她的心里,那一刻她便发誓,要父亲和母亲过上舒心的日子。远离那些个是非之地。

  她做导游小姐,并且工作的出色,尽职尽责,她怀揣着绮丽而美好的梦,靠近那些奢华的物质,并不为自己。以此弥补对父亲的歉意。

  做导游,虽然是一件在常人看来似乎是很惬意的事情,但导游的工作繁琐而辛苦,难以为人所知。由于她初出茅庐,难度亦是可想而知。当她初接到第一份单时,是要她去云南丽江带团旅游,她是第一次接任旅游的工作,心里亦是有百般的纠结,毫无经验的她相信事在人为,且万事开头难,只要用心便好。

  丽江的确是一个人间天堂,质朴的民俗风情,婉约而绮丽的风土气息随吹可见。而且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彰显得淋漓尽致,当她第一眼触及到这些风景的时候,她便不由自主的爱上这里,她的爱情亦如含苞的蔷薇花。缓慢靠近某种光亮,正在绽放。

  随团而来的有许多都是北方的游客,南方的游客亦在少数之列,他们中有许多都是富商,且出手不凡,在她来到丽江第一站玉龙雪山时,便有一个姓陈的游客掏出一叠钞票说是小费,要她接下,并且时常围绕在她的身边,不离左右,男人的眼神颇为暧昧之意,且有所轻浮,她装作毫不在意,试图掩饰过去,只是做着工作上最基本的礼貌之仪,男人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就在众多游客顾自出去各寻路线游玩之际,男人见四下无人,便对她说:你这么漂亮,就当我的情人吧,我有的是钱。

  说着便向她柔软而丰挺的胸部摸去,顺势把她压倒在草地上,她绝没有见识过一个男人这么无理,简单而粗暴的要欲行不轨之事。这时有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孩跑来,一拳打在男人的脸上,说,你这么无耻,连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都不放过,给我滚!

  他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男人被这个俊朗的男孩吓得呆滞了,赶紧仓促的飞跑而去,她跪倒在原地,脸色惨白,久久都不曾言语,男孩把她慢慢地扶起来,整理她凌乱了的发丝,她依然惊魂未定地望着他,眼睛里分不清是惊疑还是感激。

  她终于还是哭了起来,许久不曾停息,她的心被刚才的一幕惊吓震慑了,不能平静,她不住的呜咽,男孩依然是柔声细语的安慰她,说,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他不会再来了。

  他帮她擦拭眼角的泪水,她感激地看着他,只是说了声:谢谢你。

  两个人便都陷入了沉默,他们互相看着彼此,心里却仿佛有千言万语,不曾说,但彼此都懂得。

  4

  后来的事如剧情所说,他们相爱了。且爱着深刻,源于那一次惊险奇遇,彼此的心事没有被说破,他们依然彼此都懂得。

  在经历了那次波折后,她对于工作驾轻就熟,不曾有任何差错,经济上逐渐宽阔富足起来,她给父亲寄去很多钱,父亲的腿略有好转,母亲的病情也有所改观,弟妹们也很争气,各自在自己的学业里奋斗经营。唯独大哥,像在世间蒸发了,杳无音讯。

  他们开始合计着买一处房子,有宽大的阳台和落地窗,只要一醒来,便会看见远处的山峦叠嶂,生活亦是一种期许,在不断的挣扎里,有虚无,亦有最平实知足的幸福。

  婚后的生活,一如她的所想,男孩对他百般疼惜,甚至连最基础的家务都不要她做,男孩承诺说,要让她过上最幸福的日子,男孩对他的爱惜,她都看在了眼里。她对他更是千般好,两个人相敬如宾,浓情蜜意。

  风波。

  他从来不强迫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甚至于性。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男孩矜持怕羞,或者是没有任何经历的缘故,她没有任何怨言,虽然她没有得到任何快意。

  后来的事逐渐让她略有迟疑。

  他们很久没有缠绵在一起,且每一次他都是这么简单的草草行事。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或许不够妩媚,不够性感,没有引起他的兴趣。她刻意的去翻阅一些时尚类的杂志,买来许多情趣内衣,并且学会了化妆这些她从来不屑的事,希冀这一次可以改变全新的自己。

  5

  暧昧的灯光隐隐地,Panini的音乐柔情似水,jiedd的香水性感扑鼻,薄如纱织性感撩人的酮体都在诉说着一个女人的心事,只是这心事太苦,她的心有一种急切的不及。

  他有时半夜三更才回来,每次她问他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他总是支吾着道歉:说,亲爱的,对不起,因为有应酬,所以不能准时回来,以后我会推掉这些无谓的应酬回来陪你的。别生气,宝贝。

  他的脸上总是一种大男孩的稚气,令她说不得,也气不得,他由着一张俊美的脸庞,虽然有时候孩子气,但他很体贴,对她亦是百般爱护。所以她从未对他有所怀疑,虽然夫妻生活不是那么如意。

  他似乎面对她的精心布置毫不介意,亦是漫不经心,他只是略略的瞥了她一眼,便顾自睡去,她失望地看着他的背影,心灰意冷,却还是不甘心,她想,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终于在她向她的闺中密友起诉她的遭遇时。朋友一针见血的便说,他可能是同性恋。他们不会对女人有兴趣,所以这四年,他很少碰你,这种情况也不少见。。。

  听了朋友的话,她仿佛五雷轰顶,踉踉跄跄地走出她的家门,街上是蜂拥的人潮,却看不清,到底是活着还是死去。回到家,她含着泪问他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愧疚地低下头,说:对不起,我不该欺骗你,我是双性恋。我喜欢你这是事实,但同时,我又喜欢男人,这样的犹豫让我徘徊在你跟他之间,不能决定,我的灵魂一半是明媚,一半是孤寂。我很痛苦,但请你原谅,原谅我对你造成的伤害,原谅我没有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6

  他们之间仿佛隔离了千万尺的距离,但她却还是深深的爱着他,她无法控制自己,但又不能欺骗自己,她依然爱着他,但希望他能获得最终的幸福,所以,他选择了四年婚姻的结束。只为成全他。她依然把他当做世间最亲的人,她把他的感情埋藏在最深处,至此不渝,成全两个字很辛苦。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