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变了味 要靠情人来救赎吗?

2015-3-11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0
  导读:   许颜看着趴在身上呼哧呼哧喘的老公,抗拒更大了,不耐烦的敷衍着,而老公正在兴头上,只嘟哝了一句,怎么了?话还没说完,就一泻千里了。许颜感到索然无味,翻了个身,丢给丈夫一个冰冷的背……   3年的婚姻,许颜只随便的往他们共同生活的房间里一站,就可以...

  许颜看着趴在身上呼哧呼哧喘的老公,抗拒更大了,不耐烦的敷衍着,而老公正在兴头上,只嘟哝了一句,怎么了?话还没说完,就一泻千里了。许颜感到索然无味,翻了个身,丢给丈夫一个冰冷的背……

  3年的婚姻,许颜只随便的往他们共同生活的房间里一站,就可以感受出那种平淡如水的生活的平庸乏味。也许,爱情早被按部就搬的生活给程序化了,又也许早被油盐酱醋熏就了一股油烟味道,因此毫无光彩和激情可言。

  感情变淡,就连夫妻间的交流也简单化了,打电话时,不是恩,就是啊,或是好,或者是吃饭了,该休息拉,或者上班去拉。唉!人家说,爱情的保险期也就是那结婚一年左右,此话真是一点不假。真不知道,在这种变质的爱情里该如何维持婚姻?

  此时的婚姻对许颜来说,就如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难道就这样过下去吗?没有了刚开始的互相吸引,激情,热烈,就这样如死水一样没有一丝涟漪吗?对,找个情人,寻找家庭所没有的激情和刺激,许颜想起单位的李洁就是,她就有个情人,还有那个销售部的相貌平平的小张,听说也弄了个情人,看来找情人在这个社会已不算什么新鲜事了。只当做感情寄托吧。许颜想。

  一有这样的想法出现,许颜的心里就象吹进一股春风,呼的一下,心里的皱折立刻就打开了,眼前呈现出一抹清新亮丽的天空,心里又象是有一匹烈马在草原上奔腾。令人心生无限的遐想,那些久违的情话啊,心跳的感觉啊,思念的甜蜜啊等等各种各样关于爱情的感觉一下涌现出来。

  但鉴于女性的矜持,就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的做爱就这样例行公式了呢?记得刚结婚那会儿,他还兴致盎然的来点前戏什么的,拥抱,接吻,抚摩,感觉别提多舒服了,许颜也极力的迎合,那时候的她可真称的上是个“性福”女人!许颜一直认为,做爱前的前戏非常重要,这样能让双方很快进入状态,达到快乐的颠峰。因为做爱是两个人的事。

  做爱就跟寻找甘泉一样,只有先找个好地势把它引出来,那泉水才能汩汩顺畅的流淌,做爱的前戏演奏好了,正个过程就会很和谐,舒畅。否则,只能适得其反。

  许颜看着趴在身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老公,心里的抗拒更大了,身子也变的愈加僵硬了起来,不耐烦的敷衍着,而老公许是正在兴头上,只嘟哝了一句,怎么了嘛?话还没说完,就一泻千里了。许颜感到索然无味,很大动作的翻了个身,丢给丈夫一个冰冷的背,可老公也许是工作一天太累了,不一会就打起呼噜来,许颜心里那个气呀。

  有人说,十多年的夫妻,身上每一个地方都被自己给盖上大印了,哪里还有丝毫的新鲜感?许颜想,怎么她3年就有这样的感觉了吗?难道是她太容易厌倦,疑惑是对感情的要求太高,太过完美?

  看着这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此时的许颜突然觉得有一种恍惚的陌生。

  找个情人,就跟那找人结婚似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难。上哪能找到这么对脾气,这么合适的呢?单位,肯定不行,许颜在单位一贯形象良好,在领导眼里还是一颇具潜力的培养对象呢,如果弄一桃色新闻来,不是自毁前程吗?

  网络,对,网络可是婚外情发生的高发地,暧昧感情的盛产区,而且大家谁也不认识谁,没有现实生活圈子的诸多烦恼和尴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对!就是网络了。于是许颜决定把目光就锁定在这浪漫的茫茫网海了。

  在网上,许颜是有几个特别能聊的来的网友的,只是以前没这样的想法,所以对于那些个暧昧的暗示从来没放在心上。再说以前聊天时从不避讳老公。有时候他们为了表示双方的亲密无间,还互换QQ玩呢。

  换的时候两个人一会你上会儿,一会我上会儿,感觉特有意思,特别是对方的网友有暧昧表示的时候,两个人先是撇嘴,坏笑,然后酸酸的取笑,每当看到老公损自己的网友时,许颜心理是高兴的,这说明他是在乎自己的。

  可是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一起上过QQ了,他就只顾着忙他的论文了,研究他的阿拉伯数字了,不在管许颜喜欢什么,玩什么,更别说陪她玩了,也许是对她太信任了,也许是太忙了,也许是忽略了,也许是不感兴趣了,更也许是根本就不在乎她了,想到这里,许颜又不由的好一阵难过。

  在这种状况下,许颜是越发的迷恋QQ聊天。一没事就坐在电脑前,打开QQ看谁在线上,有时候一聊就忘了时间,当然这些都是要避着老公的。

  也许是潜在的那个念头驱使,以至于言语中时不时的流露出一种孤独,落寞还有某种渴望。

  所以在那个大胆热烈的叫做如沐春风的小许颜一岁的男人叫许颜宝贝儿的时候,许颜竟感动的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她觉得一种被宠爱,被呵护的感觉,很温暖。也很依恋这样的感觉。

  那个叫如沐春风的小子可是个聪明人,也是个久经沙场的情场高手,只不过几个回合,便摸透了许颜的心思,因此说话也越来越大胆放肆。有一天,如沐春风说,我想你了,许颜心理有点激动,丝毫不去理会那句话的真假,只陶醉在那片刻的温暖中。许颜心里激动而又兴奋,发过去一个消息时,心里就紧张的砰砰乱跳,满怀期待的等着对方的回复,心情也变的舒畅了。

  如沐春风邀她见面了,许颜却犹豫了,问他为什么要见,给个理由先,他说,没有理由,因为喜欢,你是个让人着迷的女人,我想要你!

  许颜早知道,大胆热烈是他的一贯作风,风流倜傥也是他的秉性,对感情玩世不恭更是许颜凭借着一个女性特有的敏锐感觉。他曾经毫不隐瞒的跟许颜说,他曾经跟很多女人一夜情过。

  但当他真提出这种邀请的时候许颜还是吃了一惊,同时心被激荡了一下。她甚至从想象中已经在感受着他那热烈的拥抱,消魂的狂吻以及完全不同于丈夫的做爱了。

  我真要和一个陌生的从来没见过面的男人去见面,开房间,做爱,玩一夜情?我真能下定决心和一个完全不同与丈夫的男人做身体上的接触,一想到这儿,许颜竟害怕了,或者说,是思想上抵触了,那激情四溢的场景在心理设想过无数次,但却不希望或者说不能接受,那个身体是别的男人,而非丈夫。

  也许她要的只是丈夫所不能给的感觉,至于身体上的背叛,她似乎下不了决定。还是算了,但却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只是一夜情吗?”问完又觉得自己好傻,多贪婪的女人啊,从来没见过面,还能让人发誓要爱你一辈子,做你一辈子的情人不成?这样问,让人感觉是在向他要承诺似的,想到这里马上又后悔万分的说,还是别回答了。

  “要说的,”对方到是很诚恳的“那要看双方的感觉了,如果做的好,有激情,可以一直下去,如果只是单方面的有感觉,只是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又或者是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那最多,只能是一夜情”小男人很认真的说完了,许颜不禁自问,我喜欢他吗?得到的回答是也许,不知道,答案是很模糊,但有一点,许颜是很清醒的认识,若真要是同他做进一步的交往,保个大准的沦陷。

  许颜在视屏里见过他,很潇洒,很帅气,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许颜没有把握有足够的力量来抗拒他的魅力,但又不想这么快的和他发生身体的接触,或者压根没想过要和他发生身体接触,更或者只是希望保持那种给人新鲜激动的情人感觉,而又不发生关系。这世上哪有下好鱼饵不把鱼钓上来的道理。想到这里,许颜叹了口气,就下线了,以后再上的时候见到他在就隐身了。

  找情人还真跟那找对象似的,要找着合适的,还真不好找,许颜笑着自己,暂时打消了这个不良的企图,只是依旧喜欢上QQ,就当派遣寂寞,打发时间吧。

  网上的许颜有点象个孩子,反正是在网络里,谁也不认识谁,大可以撕掉生活中带着的面具,轻轻松松的聊天,尽情展露自己的真性情。

  “你还真象个孩子”冬日暖阳是这样评价许颜的,言语中充满着疼惜,也许是没有了那个不良企图,现在的许颜是挺轻松的,怎么高兴怎么说,怎么快乐怎么来。

  他们之间的谈话很轻松,随意,没有一丝负担。工作生活,无所不谈,冬日暖阳大许颜8岁,她喊他老男人,由于年龄的关系,在他面前许颜更有资格扮个孩子,所以总是尽情的给他说着心里话。说她小时候是如何如何的调皮,把邻居家的正下蛋的鸡给赶的乱飞,给自家的猪尾巴上扎了一个花辫子,还顺着她的名字给猪起个名字叫许二颜,还有关于她青春妙龄时期许多男孩子追她的光荣史,以及工作后经历了多少烦恼和磨练才学会必须带着个厚重的壳子去做事做人。

  老男人总是笑着听许颜说,一来二去,这样聊来竟有了2个月的时间,双方心里都产生了一股强烈的依赖,隔个几天不见,竟觉得怅然若失了。许颜此时又想起她那个找情人的事情来,莫不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许颜在心里琢磨着,还有点窃喜,心里更是常常盼望着他的出现。

  他在家的时候是不敢跟她聊天了,怕他老婆看见生气,即使在线也不搭理许颜,许颜心里生气就恶作剧的捉弄他,故意引他说话,明知道他老婆进房的时间到了,还不放他走,其实在许颜看来,只是个恶作剧,并没有什么坏心眼。

  但老男人却不这样认为。他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呢?他恼怒,后来又觉得话说的重了,又赶忙道歉说心情不好才这样的。不知为何,许颜感到心理很不舒服,因为他的戒备,许颜想,我可没有丝毫要冒犯你们婚姻的意思,何必这样防着?于是好长时间不在搭理他,任凭他怎么讨好。

  他不是能成为情人的男人。他的戒备更让她感到反感,因此决定不在理他。

  在网上,许颜从来没想过要把电话给谁,但却给了一个人,那就是大漠孤烟,大漠孤烟是在一个无聊的周末认识的,那天,许颜正准备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因为距离中午时间尚早,路途也比较近,去了也是寂寞,许颜是不喜欢那种场合的,老公也不在家,于是她决定上会网儿在去,就在这时遇到了大漠孤烟,就聊了起来。

  “你有情人吗?”他小心翼翼的试探。

  “没有”许颜说,等待着猜测着,他接下来可能说什么。

  “不如,我们来做一对情人,怎么样?”那感觉就象在舞池里,别人都在翩翩起舞,就他俩在那闲着,不如我们也去跳舞怎么样?

  “哈,老兄,你不知道吗?小蜜太贵,情人太累,做什么情人啊,我们这样做知己不是很好吗?”说这番话的时候,许颜自己都觉得自己虚伪,不是潜意识里要找个情人吗,真正机会来了,怎么又退缩了,也许情人只是形式,感情需要才是真的,许颜想。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