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甘却不能共富贵的男人

2015-3-12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0
  导读:   讲述人:女   年龄:中年   职业:个体经营   为爱情被父母拒之门外   我原是市内某厂的检验员,师傅给我介绍了个对象高原(化名),他相貌平平,老实,不爱讲话。高原家住鄂西农村,来我们厂打工两年了。   开始,我不大同意,可别看他外表憨厚,却是极有心计...

  讲述人:女

  年龄:中年

  职业:个体经营

  为爱情被父母拒之门外

  我原是市内某厂的检验员,师傅给我介绍了个对象高原(化名),他相貌平平,老实,不爱讲话。高原家住鄂西农村,来我们厂打工两年了。

  开始,我不大同意,可别看他外表憨厚,却是极有心计的。他有事没事都来我这儿坐坐,有时送两张电影票,有时捎点瓜果,当他得知我喜欢文学时,又弄些中外名著。闲谈中,我发现他面憨心灵,有志气,知识面也广,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不过,我下岗在家的父母死活都不同意,他们担心打工仔随时都会被炒,怕苦了我这个独生女儿。我犟得很,不管父母的强烈反对,任凭亲友团“四面出击,铁壁合围”,一年后,我和高原在他出租的房子里举行了婚礼。洞房花烛夜,他含情脉脉地对我说:“我一定会好好待你,让你这辈子过得舒心。”

  三天后,我和丈夫按三天回门的习俗,一起去见我的父母。然而父母怒吼着,把我们送来的礼品扔出了门外。那一刻,高原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他的愤怒,牙咬得“咯咯”响,受辱的眼神冰冷可怕,浑身都在发抖。

  我们的新婚生活幸福甜蜜。一年后女儿出世了,又给我们增添了几分欢乐。有一天,他对我说:“我想去考驾照,万一哪天厂里不要我,还不苦了你们娘俩。”于是,我把全部家务揽了过来,省吃俭用,让他到驾校学习。虽然辛苦,但我觉得很充实,因为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在我的全力支持下,三个月后,他拿到了驾驶执照。

  我造就丈夫当老板

  不久,我们所在的工厂因负债较多被迫停产。饭碗丢了,我们决定先从小生意做起,有了本钱后再买汽车。两年内,我们先后做过粮油、水暖、建材、地摊布匹的生意,却不是做不开,就是不景气。后来,通过关系贷了10万元钱买了一辆半旧东风货车跑运输,可天有不测风云,发生了车祸,出了人命,10万元都赔进去了。

  不知多少次,丈夫怕我和他离婚,哭着劝我求我。我很平静地说:“你穷也好,富也罢,我不追求富贵,只图你人好,只要咱俩一条心,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最后,丈夫到一家建筑队学泥瓦匠。两年后,他贷款买了一套建筑设备,拉起一帮弟兄打出建筑公司的牌子,自己当起了老板,我当会计。当时,正是建筑市场竞争激烈的年代,我们的小建筑公司在强手如林的建筑行业中,不但没有被挤垮,而且靠着过硬的质量,逐步壮大。

  当别人遇到难处时,我总是尽力相助。因而我赢得了好人缘,也赢得了发财的机遇。那晚,我从荆门回武汉,在国道上看到一场车祸,一个受伤的男人倒在血泊中,肇事者却逃之夭夭。这里前不挨村,后不着店,我一边报警一边毫不犹豫地将伤者送到了油田医院抢救。由于医院正在修门诊大楼,我把伤员硬是从楼下背到四楼手术室,由于抢救及时,那男子才活过来。为了付住院的押金,我掏出了身上的5000元。三天后,当病人家属从温州赶来后,不知道多感动。

  后来就是通过这位温州病人的引荐,在十几家建筑队的竞争中,我以优惠条件中了头标,承建了这家公司数千万元的住宅楼和配套工程。仅用了两年时间,我们从中获利100多万元,丈夫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老板。有钱后,我们把女儿送进贵族学校读书,还买了一套别墅。人们都说:“鸟枪换炮,打工仔变成了大老板。”他却说:“我这个大老板是老婆造就的。”

  他有钱就变坏

  从此,高原潇洒起来了。他从上到下穿起了名牌,人前人后志得意满,开口就是人家有钱人如何如何。看着丈夫的变化,我从兴奋变成担心。起初,我把丈夫的花钱和铺张看成是长期受穷后的宣泄,没有太反对。全家搬进了私人别墅,我还着实兴奋过一段时间。

  但不久,我高兴不起来了。丈夫不再兢兢业业,变得懒散起来,动不动就是那句“我不在乎那两个钱。”渐渐地,他学会了喝酒,打牌,甚至成了舞厅的常客,他一天比一天讲究穿戴,注重仪表,酒肉朋友也一天比一天多,家中常常川流不息。喝酒,划拳,通宵的麻将声,弄得我应接不暇。

  我开始小心翼翼地规劝高原:现在的环境来之不易,要珍惜,不要沾染不良习气。可高原已不是过去的高原了。他一见我唠叨就心烦,不耐烦地说:“咱们过去受了那么多的苦,如今享点福算什么,现在谁不是这样?”

  听着高原的这些话,我心中火燎般的疼痛。不久,一个叫张萍的女大学生闯入了高原的视野,他一次为她买首饰和高档衣服就上万元,还频频带她出入生意场,无限风光。而我在街上看到他们勾肩搭背走在一起,才感到危机在向我们的婚姻逼近。当晚,我苦口婆心地劝说他,没想到他怒火冲天:“你算老几,还管起老子来。你瞧你那副土样,一个毫无情趣的黄脸婆,还指望老子在家里陪你?”我心被深深刺疼了,眼泪刷刷直下。

  去年8月,我的父母乔迁之喜,请高原去撑门面,除了亲戚外,高原的朋友也来了。席间,他领着几个朋友敬酒时,指着我爸介绍说:“这位是我妻子的父亲,就是他当年看不起我,如今却向我借钱买房。”我父亲的脸挂不住了,红一阵白一阵。我忍无可忍,当场打了丈夫两耳光。他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当着众人的面喊叫着:“你敢打老子!你给我滚,老子有的是钱,找一个18岁的大姑娘也不是难事。”

  这一下,我的心彻底凉了。我擦干了泪水,像当年一样坚决地拿定了注意:我要用离婚给高原的脑门上最后浇上一瓢冷水。多年来,无论受到怎样的伤害和屈辱,我都没有后悔与他结合,没有后悔当初的任性和倔强。不过今天,我后悔了,我后悔当初的选择。因为我这些年来付出血和泪的代价,选择的是一个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的男人。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