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冕堂皇婚外情藉口

2015-3-14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0
  导读:   趾高气昂的妻子和老实忠厚的丈夫,组成了一个倾斜的天平,第三者乘虚而入。当外遇中的三方都陷入痛苦的时候,也是三个人同时承担责任的时候。   漂亮妻子遭遇背叛   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工作者,我深知在婚姻关系中,遭遇背叛的心灵所承担的痛苦是多么巨大,我也了解婚外...

  趾高气昂的妻子和老实忠厚的丈夫,组成了一个倾斜的天平,第三者乘虚而入。当外遇中的三方都陷入痛苦的时候,也是三个人同时承担责任的时候。

  漂亮妻子遭遇背叛

  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工作者,我深知在婚姻关系中,遭遇背叛的心灵所承担的痛苦是多么巨大,我也了解婚外恋行为所具有的巨大杀伤力,但我更清楚一条规律,那就是几乎所有的婚外恋都不是婚外恋者道德败坏的结果,而是婚姻危机的一种表现形式,也就是说,婚外恋只不过是病态婚姻关系的症候而已。

  冉蓉是位漂亮的女性,对自己的婚姻一向非常自信,所以,当她知道丈夫背叛了自己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敢相信那是事实。

  “我不再爱他了,我只有恨!你说他爱我,那他为什么要背叛我,去勾引别的女人?”冉蓉愤愤不平地问。

  “冉蓉呀,恨的底下是伤害,伤害的底下才是爱,我希望你认真想一想:你婚后在心理上是否完完全全接受了丈夫,还是在一些方面接受了他而在另一些方面并没有接受他?另外,你们在婚姻关系中充分体现了各个方面的平等吗?”我继续启发冉蓉。

  “这些问题重要吗?”冉蓉睁大眼睛问。

  “非常重要。当一个人不能在心理上完全接纳另一个人时,他们的婚姻迟早要出问题。因为这种婚姻的背后一定隐藏着嫌弃、轻视和不平等,而当被轻视、被嫌弃的人长期处在这种状态时,就会产生焦虑和不安,就会产生在婚姻之外寻找被重视的机会。”

  “难道我也有责任吗?”冉蓉似乎正在明白一些道理,她提这个问题的时候情绪稍显平静。

  “当然,你不仅仅是一个受害者,而且还是一个责任的承担者!” 倾斜的天平

  冉蓉生在上海,长在新疆阿克苏。她27岁时,有一位姓余的在沪工作的广东小伙子看中了冉蓉,并大胆地向她发起“进攻”。冉蓉很快接受了这位广东小伙子的爱,两人在恋爱半年后便结了婚。

  结婚之后,冉蓉在事业上发展得很顺利,不久就被公司提升为人事部经理,而余康成(冉蓉的丈夫)则在事业上成绩平平,一直是个小员工。这样冉蓉对丈夫的不满开始有意无意地表露出来,经常说一些嫌弃余康成的话。冉蓉工作太忙,在单位应酬较多,所有家务都压在余康成的身上,时间长了,冉蓉慢慢变成婚姻关系中的支配者,而余康成完全成了顺从者。

  冉蓉在结婚之后就一直存在着一种错误观念,她认为:我冉蓉如此漂亮,工作又好,收入又高,你余康成肯定会老老实实跟我过,绝不会背叛我。然而,正是冉蓉的美丽和能干对余康成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才使余康成冒险去寻求婚外的平衡和补偿。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婚外恋只不过是痛苦的一方借着寻找新伙伴来疗救他的伤痛和寂寞而已!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怎么面对他,面对那个女人?”在听了我的分析之后,冉蓉开始变得平静起来。

  “冉蓉,从今天起把他想像成你的朋友,要知道他也非常痛苦,他处在矛盾之中,帮助他走出痛苦你就成功了。”我叮嘱冉蓉,并要求他们在接受我的帮助期间完全分开,不要有任何与夫妻生活相关的行为。我的目的是让他们用新的角色去重新认识自己和对方。

  丈夫的情感走私

  根据我的建议,冉蓉第二次与我见面的时候请来了她的丈夫余康成。

  余康成脸色苍白,眼神充满恐惧和焦躁。

  “我知道怎么办。冉蓉要我和她(即情人)马上断绝关系,而她告诉我,假如我离开她,她要么去死,要么报复我,让我去死。”冉蓉的丈夫十分痛苦地说。

  “你认为她会这样做吗?”我问。

  “会的,肯定会的,她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冉蓉的丈夫用肯定的语气告诉我。

  她叫党金梅,浙江嘉兴人。2001年初,党金梅被医院派到上海进修学习,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与冉蓉的丈夫余康成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当天就发生了性关系,并立下盟约:两人永远保持情人关系,绝不影响彼此的婚姻。

  党金梅从小养成了顺从别人的性格,这一点与冉蓉正好相反。余康成正是在党金梅的精神世界和肉体上找到了冉蓉没有的东西,同样,党金梅也在余康成身上找到了她所渴望找到的东西。人类最难以驾驭的力量正是男女之间这种灵与肉的吸引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情感的加深,党金梅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余康成了,她断然撕毁两人的盟约,坚决要和余康成结婚。余康成有点怕了,开始有意回避,不料把党金梅激怒了,她一改过去那种懦弱温顺的性格,坚决要求找冉蓉摊牌,让冉蓉让出丈夫。

  “小余,你和党金梅在一起得到过幸福吗?”我问余康成。

  “得到过,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在感情上她都给了我最大的满足。”

  “那你为什么不和她结婚?”

  “她有一种占有欲,这使我感到很害怕。她要完全占有我,和冉蓉完全不在乎我一样让我感到不安全。”

  “去找党女士好好谈谈,告诉她你曾经爱过她,但这份爱对彼此只有害,所以只能珍藏,不能发展,只能成为过去,绝不可能成为未来!”我坚定地告诉余康成。 面对愤怒的情人

  在我的帮助和引导下,冉蓉开始放弃离婚的念头,逐渐接受了一个观念: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受害者,也是一个责任的承担者,还是一个新的选择者。我告诉冉蓉:“你丈夫的婚外恋行为正好暴露了你们婚姻中存在的问题,为你们改善关系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契机。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次危机对你们是一件好事,不然你们可能会在低质量的婚姻中生活一辈子。”

  在冉蓉和丈夫的冲突不断得到化解的同时,党金梅的报复心理却在一天天加剧,她每天都通过手机短信息恐吓余康成,扬言要杀掉他,或要用硫酸毁掉他的面容,弄得余康成惶惶不可终日,每天晚上都做被人追杀的噩梦。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冒险找党金梅谈一次。

  党金梅一看见我就怒气冲冲地对我说:“我早就知道他们请来了心理医生对付我。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听你说半句话的!”看到党金梅肝胆欲裂的样子,我非常清楚她内心的巨大痛苦,我对她表示出最大的理解:“小党,我们坐下喝喝茶吧。”

  我们在一起静静地坐了20分钟,党金梅突然剧烈地抽泣起来,大滴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望着党金梅那痛苦不堪的样子,轻声对她说:“小党啊,如果你愿意和我沟通的话,事实会证明你的想像与真实情况不符。我想要你知道,我是你们共同的朋友,因为你们3人都处在痛苦中,而我的任务是帮助你们从痛苦中走出来。”听了我的话,党金梅止住了哭泣,沉默好久,站起来说了一声谢谢,便离开了酒吧。 只有感情贫乏的人才视情如命

  在距离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第9天,我突然接到党金梅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她还想见我一次。

  “王老师,你说我该不该杀掉余康成这个骗子?我不杀死他,实在咽不下去这口气,杀掉他我又担心我的父母、儿子会受牵连。我很痛苦,心里乱得像一团麻。”党金梅说。

  我没有直接回答党金梅提出的问题,而是从我的手提包中拿出一只塑料瓶子,瓶子里是一只我预先准备好的蜜蜂。我打开瓶盖,用一根软木棒使劲地捣那只蜜蜂,只见那只蜜蜂疯狂地扑蜇那根软木棒,我拿出软木棒后不久蜜蜂便死去了。

  我告诉党金梅,这只蜜蜂是在报复了软木棒之后死掉的,蜜蜂是世界上最具有报复性的动物,谁敢冒犯蜜蜂谁就会遭到蜜蜂的报复,而蜜蜂报复的代价是死亡。报复是一种本能,而本能往往是在丧失了理智之后才拿出来的最后的但却无法获得胜利的武器。人是一种智慧的动物,应该选择理性而不要选择本能。

  听完我的分析,党金梅的观念开始发生变化,她向我表示她将放弃毁灭余康成的念头,但她仍然保留爱他的权利。

  我相信党金梅对余康成的爱是强烈而深沉的,但这绝不能否认党金梅是在错误的时候、错误的地方、选择了一次错误的爱的事实。当我与党金梅分手后坐上出租车时,我收到了她发给我的短消息:

  尊敬的王老师,在和你的3次交谈中,我不仅看到了自己的问题,而且还受到了一次很好的人生教育。请你告诉他,我对他的爱和他对我的爱相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是微不足道的。我现在明白了一条人生道理:只有感情贫乏的人才视感情如命。我已经获得精神上的重生,这是你送给我最宝贵的礼物!

  读完党金梅发给我的短消息,我想,这一场婚外情的心理干预应该结束了。这个个案使我更加坚信,我们只有选择用健康的方式处理我们情感上的痛苦,才能有效地解决痛苦。冉蓉、余康成和党金梅能走出痛苦,正是因为他们学会了理解、宽恕、努力与爱的结果。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