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亲的人伤我却最深

2015-3-7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0
  导读:   最亲的人伤我却最深【倾诉者】秦诗诗 女 22岁 【时间】6月23日 【方式】QQ聊天   诗诗说现在的自己心力交瘁,身体累,心更累,只想逃离这个伤心的地方,找个角落悄悄舔舐自己的伤口。   当初美好的婚姻如今支离破碎,是丈夫的花心和冷酷让两个人的爱情之路越走越窄,当...

  最亲的人伤我却最深【倾诉者】秦诗诗 女 22岁 【时间】6月23日 【方式】QQ聊天

  诗诗说现在的自己心力交瘁,身体累,心更累,只想逃离这个伤心的地方,找个角落悄悄舔舐自己的伤口。

  当初美好的婚姻如今支离破碎,是丈夫的花心和冷酷让两个人的爱情之路越走越窄,当然,还有那个自己曾经以为最亲的姐姐,她欺骗了自己,欺骗了父母,欺骗了所有人……

  甜蜜 一心只想嫁给他

  我和魏庆是2006年认识的,那时我只有18岁。魏庆比我大两岁,他在爱情上显然比我成熟很多,所有能讨女孩欢心的招数他都会——甜蜜的短信、浪漫的花束、温情的拥抱……很快,我便坠入了情网。

  魏庆家的条件比较好,父亲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因此魏庆也一直没有工作,每天的生活就是跟朋友打牌、陪我瞎逛。

  我们的恋爱谈了半年左右,是时候拜见家长了,魏庆先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他们对儿子的婚姻并无太多要求,只要两个人幸福就行。然而,轮到魏庆去我家时,事情却变得不顺利起来。我的爸妈,尤其是我爸特别不喜欢魏庆,他觉得魏庆为人油滑,没有正当职业,不像个过日子的人。

  或许是我太爱魏庆,也或许是逆反心理在作祟,父母的话我不但没往心里去,反而更加坚定了嫁给魏庆的决心。为了让父母屈服,我甚至闹过绝食。几番折腾下来,父母也没了力气再跟我较劲儿,我爸跟我说:“我们管不了你了,只是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别怪我们没有提醒过你。”

  2007年5月29日,我终于如愿嫁给了魏庆。起初的婚姻生活一如想象中的美好,只要有时间,魏庆都会陪着我,在任何人的眼中,我们都是一对如胶似漆的甜蜜爱人,然而这种幸福生活只持续了三个月,之后,魏庆像是厌倦了这种日子,他开始逐渐恢复到当初的“自由主义”状态。

  那会儿我怀孕七个多月,魏庆开始不爱回家,有时甚至夜不归宿,我也埋怨过他,可他说他父亲的生意出了些问题,要他去帮忙。我相信了他,因为魏庆从来没有骗过我,而且我也一直希望魏庆能在事业上有点儿作为,难得他肯用功,就随他去吧。

  失望 女儿出生他在哪儿

  2007年10月29日,我们的女儿出生。然而那一天,魏庆却不在我的身旁。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总希望在这个生命中最辉煌也最痛苦的时刻能有丈夫相伴,毕竟,那个即将来临的小生命是属于两个人的爱情结晶。然而悲哀的是,那个时刻,魏庆打牌去了,他忙着在牌桌上奋战,等他过完瘾赶到医院时,女儿早已呱呱坠地。

  从医院回到家后,魏庆依然很忙,忙着他所谓的“生意”,有时候,他甚至会“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我问过公公,他说魏庆很少去公司帮忙,劝我把他看得紧一些。我把公公的话说给魏庆听,他勃然大怒,说我管得太宽,他还警告我以后不要把家里的事情说给他的父母听,否则别怪他不给我面子。人家都说家和万事兴,尽管心里委屈,我也没敢闹得太出格,我想大概是他太年轻,等再过两年他自然就会收心。

  2008年5月,我爸突发心肌梗塞去世,由于悲伤过度,我妈也随后进了医院。这一连串的事情对我家的打击相当沉重,姐妹几个都匆匆赶了回来,一家人难得地聚在了一起。我大姐嫁到了河北,二姐还没有结婚,我是老三,下面还有个妹妹,也已经嫁了人,而且当时正有孕在身。

  我妈出院后,姐妹几个在家轮番照顾她。我们家在农村,当时家里还种着不少菜,那会儿我母亲还在恢复中,我们姐妹几个商量了一下,除了老四,其余人都得留在家里帮忙。长期以来,魏庆对我们家是敬而远之的,然而这次,他却很是热心,坚持留下来帮我们守家,当时我心里头还挺感激他,觉得毕竟是自己的男人知道疼自己,哪里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个阴谋的开始。

  迷惑 那个小三是何人

  从娘家回来后,尽管生活一如常态,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魏庆有事儿没事儿就跟我吵架,说我长得不好看,说我不会挣钱……最奇怪的是,一向随随便便的魏庆开始手机不离身。

  2008年9月,公公的工地急缺人手,让魏庆去帮忙,婆婆让我也去工地上住几天。我和女儿、婆婆在工地附近的一间房子里住着,魏庆说他脱不开身,就在工地睡,我也没想过他会骗我,直到那个奇怪的电话才引起我的注意。

  那天魏庆回到我们住的地方补觉,他的电话搁在客厅的桌子上,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我怕吵醒魏庆,就赶紧接了起来,刚刚问了一句“你是谁啊”,那边就迅速挂断了,直觉告诉我,这个人一定有问题。等魏庆睡醒后,我问他是谁打来的电话,他看了一眼电话号码,说是不认识的人,应该是打错了。他越是这样辩解我越是怀疑,第二天我便去查了这个号码的底细,奇怪的是,这个号码的户主竟然是魏庆。

  魏庆对这件事情的解释是:他的身份证前几个月丢了一次,大概是有人捡去了,然后用这个身份证注册了个手机号。我不是傻子,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别人用你的身份证注册手机号,然后给你打电话,怎么可能?然而无论我如何追问,他就是抵死不认。

  又过了几天,我回老家做计划生育检查,魏庆开车送我回去,整整折腾了一天,到了晚上才回到郑州。下了车,我匆匆忙忙地跑进厨房做饭,魏庆在卧室里看孩子,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留了个心眼儿,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口,听见魏庆压低着声音说:“今天那娘儿们孕检,我跟她回家了。”我一把抢过手机,听见电话那头儿还在说:“你就编吧,我才不信你。”我厉声质问:“你是谁啊?我老公去哪儿还要跟你汇报吗?”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

  我跟魏庆大吵了一架,他动手扇了我两个耳光,气极的我奔出家门,外面正下着大雨,我就那样绝望地踉跄在雨中……不知什么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那个女人发来的信息,她说为了你们的女儿,回去吧,我会离开他的。我把电话打了过去,那边接了起来,却只是沉默。就在这样的沉默中,我脑中突然灵光一现,问:“你是二姐吗?”电话那端迅速挂断了。

  伤心 荒唐婚姻谁的错

  许多场景犹如电影回放一样在脑中一幕幕地闪过,是啊,是二姐,我早该猜到是她。

  我四妹的孩子满月时,我和魏庆去送礼,因为一点儿小事拌了几句嘴,我当时一生气就进了屋,魏庆转身去了车上,二姐也跟着他过去。过了一会儿我出去办事,看到魏庆和二姐靠得很近,一看到我,他们就迅速分开……

  因为心里不舒服,我在娘家多待了几天,我妈问我是不是和魏庆闹矛盾,我就把自己怀疑他在外面有人的事情告诉了我妈,我妈劝我回去把结婚证赶紧办了(因为年龄不够,我和魏庆一直未领证)。我当时满不在乎地说,办不办都一样,我母亲说,肯定不一样,如果不办结婚证的话,真的分开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回到郑州后,有次我跟魏庆吵架,他说你妈不是让你和我办结婚证吗?你们不是想分我的财产吗?告诉你,死了这条心,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你办证。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二姐告诉他的,因为当时母亲说这些话的时候,二姐一直在旁边。

  还有一次,我跟二姐在一起说话,一个女朋友让她的老公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玩,我当时以带孩子为由婉言谢绝。晚上回到家魏庆便问我,是不是有野男人找我,这大概也是二姐跟他说的。

  一切都清楚了,就是二姐,原来那个一直在伤害我的人竟然是我最亲的姐姐。我当晚就去了二姐家,我警告她一定要离开魏庆,否则别怪我告诉家里人。可二姐却不同意,她始终以沉默传达着她的坚定。无奈之下,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把二姐和魏庆的事情告诉了我妈。

  我能想象我妈的愤怒与伤心,她当即让我和二姐回家。我妈让二姐跪在父亲的遗照前,她哭着对二姐说:“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妹妹吗?对得起你爸吗……”二姐也哭,可她还是什么都不说。我妈让二姐立即和魏庆一刀两断,二姐说分手前想把魏庆的东西还给他,省得睹物思人。在我妈的默许下,我和魏庆开车去了二姐的家,二姐把她和魏庆在一起用过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摆在床上,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在气我。

  我和魏庆还没有走出二姐的家门,二姐便一口吞下了她早已准备好的安眠药。我和魏庆都慌了神,幸好是开着车来的,我们当即把二姐送到了医院。由于去的时间早,二姐服用的药量也不是特别多,医生做了简单处理后便让二姐住院休息。我妈也来了,她气得手脚抖个不停,我怕她气出毛病,让魏庆赶紧送她回家,而自己却留在医院里照顾二姐——那个抢走我男人的女人。

  现在二姐已经康复出院,但我和魏庆的关系却还是那样半死不活地维持着,他依旧早出晚归、冷言冷语,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在跟二姐联系,抑或是在和另外的女人保持着暧昧。

  经过这一连串事情,我的心真的死了,亲情、爱情竟然都是这么脆弱,这么不堪一击。我好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休息,好好想一想,到底是我的错还是魏庆的错,或者是二姐的错。

  ■记者手记

  世上最让人绝望的事情莫过于被最亲的人伤了心。一边是朝夕相处的丈夫,一边是一母同胞的姐姐,他们中的一个人用荒唐的爱情来折磨自己,另一个人用淡漠的亲情来摧残自己……这种痛苦让人绝望。

  真希望这世上多一点真心的爱,少一些冷酷的伤。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