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信任= 再婚的幸福

2015-3-7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0
  导读:   【倾诉人】冉峰 男 48岁 公务员【时间】4月6日【地点】东方今报社   冉峰是个开朗的人,一见面就露出了笑容。笑起来,眼睛眯在一起,快乐的皱纹被牵扯得也越发明显。   冉峰是个健谈的人,一点都不拘束,坐下来就开始聊东聊西。他说,跟他在一起肯定不会闷,他总能把别...

  【倾诉人】冉峰 男 48岁 公务员【时间】4月6日【地点】东方今报社

  冉峰是个开朗的人,一见面就露出了笑容。笑起来,眼睛眯在一起,快乐的皱纹被牵扯得也越发明显。

  冉峰是个健谈的人,一点都不拘束,坐下来就开始聊东聊西。他说,跟他在一起肯定不会闷,他总能把别人逗开心。这我信。

  4月6日的早晨,冉峰就这样走进了我的视线,穿休闲衣、戴眼镜,很快乐、很豁达。他的故事也像他的人一样,简单、快乐。

  结婚▲▲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知道你要采访我的时候,我可高兴了,可是,真的要见面了,我又可紧张。昨天晚上,我躺那儿想来想去,咋想咋觉得自己的故事简单。今天早上,我一起来,心一横就这么来了。没错,故事是简单,道理大家也都懂,可是,一翻报纸,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不幸福的人?我就是要来晒晒我的幸福,让大家也看到点积极、乐观的故事。

  从我第一段婚姻说起吧,其实,当时我觉得也挺幸福,但因为一点小事儿吧,我们没有走到最后。

  我和前妻芸双是1985年夏天,经人介绍认识的。那年我23岁,在某机关工作,她在一个厂矿当工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我一个亲戚家,我一推门进去,就看到了她。芸双长得一般,但也不丑,用一句调皮的话说,还算是对得起观众吧。我是个很外向的人,喜欢聊天、喜欢开玩笑,芸双也很开朗,很快我们就聊到了一块儿。

  第一次见面,有话说,印象不错,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后来,我们又见了几次面就谈起了恋爱。我们那个年代谈恋爱不像现在的人那么浪漫,又是玫瑰花又是大餐的。我们在一起常做的就是轧马路,边走边聊天。

  我们是1985年年底走进婚姻的,自然而然地,不像现在的人考虑得那么多,又是房子,又是车子的。我们按风俗简简单单地办了婚礼,请了双方的亲戚,吃吃饭,热闹了热闹就成了一家人。

  婚后,生了两个女儿。日子过得很平淡,磕磕碰碰有,但大的矛盾没有。就是吵架也是很快就好了,心里不留什么。我们一起走过了10年的风风雨雨,收入越来越多,日子越来越好,可还是没走到最后。

  离婚▲▲价值观不同导致分手

  我们的分歧是从1994年开始的。

  刚结婚不久,芸双响应改革开放的号召下海经商了,做建材生意。起先,生意做得很小,芸双和她姐姐两个人还能应付得过来,到1994年,芸双的生意越做越大,她就想让我跟她一起下海经商。

  经商这种事儿,我想都没想过。我在机关工作,这在县城算很好的啦,多少人羡慕呢。再说,我这个人过惯了不操心的生活,让我经商,跟人讨价还价,我干不来。况且,家里有一个人经商就行了,万一赔了,还有个退路,不至于没饭吃。如果我也下海做生意,万一要是赔了呢?连点死工资都没有,我们俩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我们还有女儿啊,总不能让孩子跟着吃苦吧?

  我就这么一五一十地把道理讲给芸双听。可芸双根本听不进去,她说:“就你那直来直去的性格,想有大的发展根本不可能。守着个闲职位还不如多挣点钱实惠……”她看不起我这个小职员,我也不把她这个大老板放在眼里。我们就这么僵持到那儿了。

  她做生意辛苦,我有空去帮帮忙,没空,就留她一个人守着。不过,那时候,我也确实有点懒。有时下了班,同事叫我出去打牌,我拒绝个一两次,人家要是继续叫我,我也忍不住跟人家打几个小时。

  这一点我承认,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芸双会跟我提离婚。我问她为啥,她就说我不心疼她,不关心她的生意,她为这个家操碎了心,我这个男人一点用都没有。可是在我看来,这也不至于谈到离婚吧。她有不满,我改不就行了。

  可是,没用,芸双铁了心要离婚。我想到她那半年常常不回家,总是说累在店里休息了。我就问她,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她说没有,还说,就是要找也等跟我离了婚再找。

  1995年春天,我们去办了离婚手续。孩子的问题上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我们离婚了,但是我们不能把她们姐妹俩拆散了。芸双要孩子,她说:“就你那么点工资,我害怕孩子跟着你吃苦呢。”我没有反对。

  就这样,我结束了第一段婚姻,没有大风大浪,平和地开始,和平地结束。

  再婚▲▲遇到一见钟情的她

  我们离婚离得很平静,可是却在我父母心里搅起了千层浪。离婚后,父母四处托人给我介绍对象。我也见了几个,可就是找不到感觉,直到我碰到了惠芳。

  那是1995年夏天,我到村里检查工作。我记得那天特别热,我正工作得热火朝天,一个阿姨领着惠芳就过来了。我出门之前,父母就跟我交代了这事,我就心领神会地看了她一眼。她,高挑、白净、大眼睛,看着很文气的样子,当时我就在心里说:“就她了。”

  那个阿姨说,她在商场做营业员,比我小六岁,也离婚不久,带着一个女儿,关键是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我,阿姨说:“你放心,绝对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那次见面之后,我们谈了半年,然后就走进了婚姻。婚后,我们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惠芳跟芸双是两种类型的人。芸双喜欢在外拼搏,希望在外面获得成就感,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那种女强人。可是,惠芳不同,她很传统,把家看得比较重,不喜欢抛头露面。惠芳特别会过日子,精打细算,特别节俭。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也不敢再偷懒了,除了工作,时间都放在家里。1997年,我们生了个儿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而芸双过得并不好。和我离婚后,她接触了很多人,相亲也相了无数次,可人家都是冲着她的钱去的。听人说,有一个人把她的钱骗光跑了,从那以后,芸双的生意一落千丈,做不下去了。那两年,生意、感情都失落的芸双常常来找我闹事儿。

  那时候,我和惠芳开了个小卖部。芸双就跑到我们的小卖部来,吵吵闹闹的,街坊邻居都看得到,特别丢人。惠芳很大度,不跟芸双正面起冲突,有委屈,就躲在房里哭一哭。

  后来,芸双的父母、亲戚还找我谈过话。大概意思就是希望我和芸双复婚。我当时就拒绝了。这不是很荒唐嘛,我现在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惠芳很贤惠,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儿。

  后来,惠芳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儿。她说,如果我愿意回去,她可以退出。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这辈子都不会放开。

  感触▲▲好生活要靠信任与豁达

  这就是我的立场。再婚也是婚姻,一样值得认真去对待,或者说,我们应该更认真更谨慎地对待。

  比如说,孩子的问题。我有两个女儿跟着前妻,还有惠芳的女儿,还有惠芳和我生的儿子。虽然孩子的父母不同,但是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我都得一碗水端平。我孩子有的东西,我一样不会亏待惠芳的女儿。我总觉得,将心比心,如果我这么对待惠芳的女儿,她也一样会这样对待我的孩子。

  我跟惠芳结婚的时候,她的女儿已经7岁了。她不叫我爸爸,叫我叔叔。我不生气,一样好好对她。我觉得,只要我像爸爸一样对待她,我就是爸爸了,何必在意那个称呼呢?

  还有家里的经济问题。很多再婚的夫妻,特别计较钱的问题。丈夫攒个小金库,老婆藏个私房钱,都留着一手,给各自的孩子存着钱。这些我都理解,因为受过伤,所以想在钱这方面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可是,我却不赞成。和惠芳结婚15年了,我所有的工资都上缴给惠芳。家里的开销、贷款买的房子都需要钱。斤斤计较很容易伤感情。其实,从我们再婚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应该做好相信对方的准备。如果连经济上都不能信任,还谈什么感情呢?

  最后,最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感情方面的豁达与信任了。真的,再婚的人都是有过去的人,而且因为孩子的问题,这个过去很可能还会打搅到现在的生活。

  面对彼此的过去,我们需要信任。不能因为有了之前的婚姻,就整天疑神疑鬼的,怀疑她跟前夫怎样怎样,追问她之前为什么离婚。这对婚姻有百害而无一利。我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惠芳跟前夫是为什么离婚的,也从来不问。惠芳对我的过去也很豁达,从来不会问东问西。

  记得有一次,我和惠芳在公园散步,远远地,惠芳看到了她前夫,还对我说,“那就是我前夫。”我笑笑,“去打个招呼?”惠芳摇摇头,说算了,没必要。确实,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何必让它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呢?

  婚后呢,我们就必须豁达。因为孩子,我们肯定还要跟前妻、前夫有瓜葛。我们的婚姻破裂了,可是孩子有拥有爸爸妈妈的权利。再婚后,我跟前妻还有来往。后来,她找了个不错的对象,过得也很好。我常常去看女儿,也跟前妻一起出去吃过饭。这些我都告诉了惠芳,我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惠芳也很理解。

  其实,再婚要比第一次婚姻更难经营。但是,只要双方都秉持着信任、豁达,多一些理解,少一些猜忌,多一些关怀,少一些隐瞒,将心比心,一定可以过好的。

  ■记者手记

  冉峰的故事很简单,道理我们也都懂,可是真正能做到冉峰这样,开心、乐观、大度的却不多。

  婚姻是门艺术,我们不仅要学要懂,更重要的还是要身体力行。因为都受过伤,所以更应该彼此关怀;因为都失败过,所以更应该珍惜现在的缘分。

  无论是头婚还是再婚,我相信只要用心都可以幸福。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