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真相!婚姻到底是怎么回事

2015-3-8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0
  导读:   现在每次对年轻的女孩们讲话,如果讲述的主题和婚姻有关,我都会开宗明义地先申明一件事实:“孩子们,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天下没有所谓完美的婚姻这件事!”     有这么一件事儿,没做之前心痒得要死,做完之后后悔得想死。   今天以前,这件事对我来...

  现在每次对年轻的女孩们讲话,如果讲述的主题和婚姻有关,我都会开宗明义地先申明一件事实:“孩子们,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天下没有所谓完美的婚姻这件事!”

 

  有这么一件事儿,没做之前心痒得要死,做完之后后悔得想死。

  今天以前,这件事对我来说是“结婚”,现在又多了一个答案,那就是“偷情。”

  “啊……”我躺在宾馆床上,从内心深处使劲地叹出一口气来,声音简直像哀号,把身边的男伴也吵醒了。

  “怎么了?做噩梦了?”对方用一种很白痴的假装温柔的口气对我说,他把一只白皙的、有些细瘦的手臂搭过来,这马上让我想起看了好多年的郑涛的手臂,那种总被我说成“皮糙肉厚干苦力”的手。

  “没事,我想回家。”我强忍着厌烦,把对方的手扒拉开,跳下床冲进了浴室。这不是荡气回肠的婚外恋,这只是一个空虚少妇碰到个爱占便宜的男人,然后各取所需。

  “啊……”我再次从身体深处发出的哀号被浴室的水流声掩盖住了。于是我又趁机肆无忌惮地狠狠骂了几句脏话。

  并没有马上回家,我决定去参加一个可去可不去的婚礼,反正家里也没人。我总是找借口在家以外的地方呆着,大概郑涛也是,所以除非深夜或者清晨,我们很难两人共处一室。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曾经两人甜甜蜜蜜地吃早餐,如胶似漆地做爱,连体婴儿一样出双入对的家,成了让人望而生厌的牢狱?乏味与死亡,只有一道栅栏的距离。>>策划:老夫老妻回春计

  我想不起来太多具体的原由,似乎一切源于无止尽的小争吵,刚开始一个月小吵一下,后来成了一周一吵,后来是见了就吵。一开始都是为了些像“打扫卫生”啊、“油盐酱醋”的小事争吵;后来变成不知道是占有欲,还是存心找茬的彼此控制,像比赛一样查对方的手机、聊天记录,穷凶极恶地追踪对方的时间表,把鸡毛蒜皮的狗屁小事都升华到什么忠诚啊,责任啊,爱啊之类的高度;再后来,郑涛动了一次手,我翻出结婚证书撕成了碎片,又被他粘了回去;再再后来,我们不吵了,我们看对方不顺眼,就冷战;再再再后来,索性就只有冷了。

  同样冷掉的,还有我们的性生活。以前总吵架的时候我们疯狂地做爱,一边哭一边打架一边做,好像做爱是打架的调剂品,或者反之。现在,最近的一次郑涛想亲热,好像是在两个月前,可惜整个过程我们都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相敬如宾的情绪。我怀念死了以前,以前有无数次的、他抓着我的手臂狠狠吻我的时候,想念那种彼此心里的认定和踏实。那天完事以后,我躺在床上,很艰难地说:“我感觉不到你爱我了。”郑涛没说话。我想骂人,我想摔盘子,我想去撕结婚证书,但是我最想的是和郑涛紧紧地抱在一起,紧得像一个人一样。我把手搭到他身上,但是那只粗糙有力的手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回应我,我只感到逐渐冷却的身体和一声叹息。

  

 

  我觉得寂寞死了,真的,从心灵到肉体。

  去参加婚礼的路上春光明媚,我的心里却阴暗无比。桃花开得灼灼逼人,每朵怒放的花都像在嘲笑我的苍白。我看着路上和我一样穿着高跟鞋,昂首摇曳的女人们,想着这其中有几个和我一样,表面风光坚定,内里其实早成了千疮百孔的破棉絮?新郎新娘站在远处酒楼的阶梯上,正在鲜花和气球彩带中欢笑着拍照,他们笑得多甜呀,甜得我自惭形秽,甜得我在心里也忍不住很卑微地期望起来:“我们或许还成?我绝不会再对不起他了,我们或许还能好好过?”

  我用手机拍了一张新郎新娘看起来最甜蜜的照片,用彩信发给了郑涛,我说:“重新开始好吗?”在整个吃酒席的过程中,我故意没再看手机一眼,心里怦怦跳地等待着那个回应,只要他回应,我就会付出一切去努力。甚至我都产生了幻觉,好像吃完这顿饭,我们就已经像新婚的时候一样好了。

  告别了新人时天色都晚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才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来看,有四条未读短信,第一条是妈妈的:“周末和郑涛出去玩,调节一下。”第二条是房产信息;第三条是同事的:“周一记得交报告哦。”第四条是个陌生号码:“你刚走我就想你了,我们什么时候再见?共度昨夜的人。”

  我泛出一阵恶心,咽了口冰冷的唾沫,没有其他未读短信或来电。

  读完了这封来信,感觉胸口有一股闷气堵着,让呼吸有些困难。我的难受,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故事的共通性太高,近几年我已经处理过类似情境的例子不下数十次;另一方面则是我看了最近才出炉的一份调查报告,说明我国80后年轻人的离婚率已高达近30%,也就是每10对结婚未满10年的夫妻中,就有3对以离婚收场!(试想,年龄顶多才二十八、九岁年轻人的婚龄能有多长!看到这个数字怎么能不让人气结?!)

  最近身边有几个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年轻孩子结婚,她们快乐地筹划婚礼、试婚纱、选场地,为将来的婚姻生活想象着美好的场景。我很高兴看见有情人终成眷属,也兴奋地感受着她们的幸福,并且总是控制不住地在结婚典礼当天为她们的快乐流下感动的泪水。虽然总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终结,是自由的围城,甚至很笃定地列举不成功、不幸福婚姻的吓人高比例(还有那份刚出炉、让人忧心的统计报告),但我还是执拗地相信婚姻,相信只要两人有心,婚姻可以非常地美好,而且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可怕和不可捉摸。

  实际上,对于曾经从事婚姻治疗工作多年的我来说,我看待婚姻的角度可能和一般人有些不一样。在许多公开与非公开的场合中,我常常会开一个玩笑,说至少我们这2~3代人的婚姻都有极大的可能是被几个专写完美浪漫爱情的小说作家给毁了。我还记得从我上小学六年级开始,就有过一个下午废寝忘食地看完一整本厚厚的爱情小说的记录。那些描写绝美爱情的小说情节,极大极大地影响了我日后谈恋爱的内容,也极大极大地扭曲了我对爱情和婚姻的期待,更极大极大地折损了我在处理自己爱情关系时的情绪智商。

  所以,现在每次对年轻的女孩们讲话,如果讲述的主题和婚姻有关,我都会开宗明义地先申明一件事实:“孩子们,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天下没有所谓完美的婚姻这件事!”

  没错,天下没有所谓完美的婚姻,更没有所谓完美的配偶,而且令人遗憾的是,任何一桩婚姻都难免有遭逢险阻和颠簸的时刻。在我多年从事婚姻治疗的工作经验中,我只看见经过夫妻双方共同努力而达到的美好婚姻,或经过多年相濡以沫而臻至和谐的幸福生活,他们都是在婚姻还没有被葬送之前,懂得疏导,懂得遵守一些基本的“交通规则”,所以才让婚姻在不尽完美的过程中越走越远、越走越有味道。

  (至于完美?啊哈!就让它存在于爱情小说的幻想世界中吧!)

  

 

  婚姻的真相

  好了,既然对完美婚姻的幻想已经被我打击得支离破碎,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婚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古今中外”所有的婚姻专家来说,我们在进行婚姻咨询时大抵都会遵循一个原理来说事——“婚姻的七个阶段论”。

  当然,每一桩婚姻都有它的独特性。就像我常说的,婚姻牵涉到两个曾经独自生活二、三十年的个人,他们各有自己的成长经验、人格特质,以及从成长经验中所建构出的价值观。因此,没有一个婚姻专家敢说婚姻一定会遵循什么制式的轨迹。但我们也必须承认,由于婚姻的本质使然,大部分的婚姻或多或少可能会沿着一条大同小异的路径往前走,并且经历七个不同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激情

  嗯,这是最美好的蜜月时光。两个人在最炙热的爱情里互许终身,心里都相信这桩婚姻让所有的人羡慕,一定会白头到老。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了对方的缺点,也都能在彼此仍然高温的爱情中得到宽恕和容忍。

  在物质生活还并不像现在如此发达的“纯真年代”,这个阶段的年头可以长达5~7年(这就是那个古老的名词“七年之痒”的由来)。但是随着现代人心思越来越活、越来越重视自我、越来越讲究现实、也越来越容易接受诱惑的不纯真使然,我们对爱情的使用年限已经出现了折旧过快的迹象。

  对于那些我们母辈们认为可以“凑和”着过的若干缺点,身为个人意识凌驾一切的现代女性的我们,却发现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罪大恶极(请千万别以为我在夸大其词,这真是我在辅导许多年轻朋友的婚姻问题时,让我啼笑皆非的现象)。

  因此,我们的“七年之痒”大大地提早发生了。那么现在第一阶段的激情时间大概有多长?唉!1~3年!

  我曾经仔细的思考过这个现象的发生原因,试图了解为什么原本炙热的爱情会如此迅速地冷却、甚至熄灭?我得出的结论是:问题就出在“炙热”这个关键词上。就像是劳伦斯所说的名言一样:爱得愈深,苛求得愈切,所以爱人之间不可能没有意气的争执。

  从人性心理学的角度来解释,当一个人热烈地渴望某一件事物或某一个人时,体内会分泌许多具有兴奋和刺激神经系统功能的激素,例如肾上腺素,让我们保持在一种高亢的生理环境中。

  在生理学方面,这种高亢的生理环境会影响我们身体的循环系统和器官的生理功能,并进而以不同程度的指令左右了我们的行为模式和思考能力。在各个腺体被刺激得分泌旺盛的驱使下,我们有可能变得很兴奋、很容易感受欢乐;同样的,也很有可能变得很敏感、很容易被激怒。

  “炙热”对复杂的心理活动也有相同程度的杀伤力。当我们热烈地付出感情时,当然也期待得到同样热烈的回应。此外,身为“应该”被追求、被宝爱娇宠的女人,我们期待回应的强度往往要比所付出的还要更大。因此,当对方以为都已经是老夫老妻可以不再小心翼翼地伺候我们时,那种被欺骗、被冷落的莫名委屈,让炙热的烈焰从燃烧的激情变成燃烧的怒火,在心理情绪的狂乱中,不仅烧得自己五内俱焚,也烧得身边的他觉得动辄得咎、苦不堪言。

  

 

  我曾经在《先斟满自己的杯子》里说过,当一个人陷入热恋时,脑子里会分泌一种叫做“疯恋激素”的东西。这个激素会让你不想吃饭、不想睡觉,每分每秒都疯狂地想着对方,甚至会做出像在恋人家门口守着三天三夜不睡觉那样不可思议的疯狂行为。疯恋激素的分泌当然不会持续一辈子,通常会在两人的恋情进入稳定后开始慢慢地下降,可是让人扼腕的是,男女疯恋激素的分泌周期大不相同,男人疯恋激素的分泌周期大约可以持续6个月左右,而可怜的女人,却可能有长达18个月的时间都被笼罩在疯恋激素的影响之下!

  因此,当两人还在恋爱关系中时,疯恋激素分泌的不一致或许还可以经由空间的距离,以及对感情仍存在变数的小心介意,来模糊和美化它的差距。可是当两人已然进入婚姻之中,当空间距离和任何不确定因素都已经消失之后,尘埃落定的释然就使得这个差距明显地被还原,甚至被放大了。

  除了爱情两端炙热程度的不对等所造成的心理落差之外,任何一个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都难免有患得患失的恐惧。当我们还在恋爱时,这种恐惧就已经存在了,可一旦结了婚,原本以为是尘埃落定的笃定,却有可能变成更患得患失的恐惧。我们很害怕所托非人;很害怕浓情转淡;很害怕幸福落空;很害怕天怒佳偶;很害怕……总之,我们很害怕已经拥有的幸福转眼成空,或像灰姑娘的南瓜马车在午夜12点凭空消失,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地去“确认”幸福的确存在,但遗憾的是,这些满足自我安全感的确认,往往是让对方身心俱疲的折磨。

  我自己已经安然度过了婚姻的27个年头,现在回头看看自己的婚姻生涯,竟然发现在一路颠踬中,最危险也最狂暴的竟是蜜月和新婚的第一年。我还清楚记得,婚礼过后,就在我们前往蜜月的旅途中,我就发生过歇斯底里的准备把结婚戒指丢到他头上的经验!而引起这番盛怒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在我们的婚礼上,他和女同事说话时没有亲昵地把手放在我的腰上!

  在婚姻的激情阶段,我还比较担忧看到的另一个现象,就是在激烈的争吵后随之而来的激烈性爱。就像在这封信里描述的一样,一边哭着一边做爱。这是许多年轻夫妻处理争执的简单方式,却也是阻止婚姻中沟通和理解的致命障碍。我们很害怕沟通,很担心面对自己真实的想法,所以干脆用激烈&mic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