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避孕!我的身体不是实验田

2015-8-25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
  导读:   做女人就是受罪多,危险多。每个月如果到了日子还不“见红”,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的,吃不安稳,睡不踏实。   从小到大,月月“老朋友”如期而至,还常常提前两三天,只有两次“迟到”:第一次是我刚参加工作那个月,因为是新人,精神极度紧张;第二次是2005年10月,...

  做女人就是受罪多,危险多。每个月如果到了日子还不“见红”,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的,吃不安稳,睡不踏实。

  从小到大,月月“老朋友”如期而至,还常常提前两三天,只有两次“迟到”:第一次是我刚参加工作那个月,因为是新人,精神极度紧张;第二次是2005年10月,有“情况”了。

  “情况”来得太突然。我本来以为跟第一次一样,是疲劳所致,可过了四天还没动静,就去买了两条试纸。头天晚上显示出两道杠,心里咯噔一下子,可还抱有一丝幻想,因为听人说早上测试比较准。第二天早上又试了一遍,还是两道杠。完了,没跑了。我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立刻决定不能要。我和老公结婚一年多,自己的房子还不知在哪儿盖着呢,再说工作就够累的了,再弄个小累赘,还不得把我累死?老公支持我的意见。

  去医院做B超,拿着“超”出来的“地形图”,大夫问:“应该哪天来月经呀?”掐指一算“时间还来得及,你吃药吧,痛苦小一点。”然后到计划生育室。大夫发给我两片药,说这周六、周日各吃一片,按说明书上写的做就行。约定下个星期一到医院吃第三片药。

  周末在恐慌中来临。小时候生病多,我练就了既不怕打针也不怵吃药的本领,可面对手里那两粒白色的小药片,我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症状:会不会大出血?我会不会死7得有多疼?老妈那一辈没吃过这药,周围人也没有经验,我问谁去呢?医生都说没事没事,对她们来讲当然没事,她们连死人都不怕,还怕一个小媳妇流点血吗?可我从小就晕血呀!老公见我发呆,他还着急了:“快吃了吧!”就吃了。有那么一秒钟,我对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产生了一丝歉意。那一瞬间,我心里可能流动着一种叫做母性的东西,我能感觉到那东西非常温柔。

  自从咽下第一片药,我就开始恶心,老想吐可又什么都吐不出来。公公好心让我先补一补,炖了一大锅鸡汤。我看见难受得直想哭,但是怎么能辜负老人的好心呢?拿出大无畏的勇气喝两口吧。晚上,公公做了大棒骨,吓得我周日非闹着要回娘家。因为我想吃两口我妈给我煮的挂面。稀里呼噜一碗清汤挂面下肚,老公觉得委屈了:“我以为你回家能吃什么呢,就是挂面和饺子呀?真是有福不会享。”我有点急了:“我恶心,就想吃清淡的。你想吃肉,回你们家吃去。”那两天,除了那碗挂面和几个饺子,我几乎就没再吃别的东西,饿得我腿都软了。

  恐怖的星期一终于到了。那个秋天的早晨有点凉,刮着风,我穿着厚厚的毛衣,头上裹着大围巾,捂着风衣,打扮得像换鸡蛋的农村妇女,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被老公牵着手去了医院。计划生育室真热闹,十几个来吃药的。大夫把药发到我们手里,看着我们一个一个地把药吞了下去。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