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有钱老公找情人娶我只是个幌子

2016-4-17 编辑:admin 来源:第一时尚网 阅读次数:
  导读:   我的心彻底碎了   昨天晚上,家俊约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应酬。席上,客户们一杯杯地劝他喝酒,我看着心痛,却又不会为他挡。我悄悄地拉拉家俊的衣服角,他却厌烦地把我的手一挡……   回家的路上,家俊开始呕吐,我扶着他往他的住处走。我们一年前就不住在一起...

  我的心彻底碎了

  昨天晚上,家俊约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应酬。席上,客户们一杯杯地劝他喝酒,我看着心痛,却又不会为他挡。我悄悄地拉拉家俊的衣服角,他却厌烦地把我的手一挡……

  回家的路上,家俊开始呕吐,我扶着他往他的住处走。我们一年前就不住在一起了。

  为了生意,一人睡一个大仓库,里面堆满了货,必需的生活用品是一张行铺,一张放着洗漱用品和碗筷的桌子,还有一只手提箱。

  扶着他,我对家俊说:“我今晚想留下来,和你说会话。”“你回去吧,我送你过去。”家俊坚决地推托。

  我回到我的仓库,儿子已经睡下。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夜已深,我想给家俊打电话说声晚安,看看他的酒醒了没有。电话长时间占线。今天早上,我去电信局查了他的通话记录,我离开后十分钟,他就拨了一个电话。我按着号码打过去,是个女人。我的心,碎了。

  爱上一个浪荡子

  我和家俊的开始,曾被蒙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

  那年我26岁,介绍人把31岁的家俊推到我的面前时,我羞红着脸,头都不敢抬。他比我高出近30厘米,又是城里人,父母还是知识分子。

  出人意料的是,家俊当即点头表示同意和我交往。对于我这个从农村考出来读了几年书的姑娘,这正是一次绝好的鱼跃龙门的机会,我以为,这就是爱情。

  其后交往,家俊却又对我不冷不热。我问他,他说,对于爱情,他已经麻木了。

  他告诉了我他的故事。

  “我是养子,我的生父是我的伯父,母亲生下我不久就去世了,他为了再婚,就把我给了他弟弟。我始终觉得我是个被遗弃的孩子。从小,我就不爱说话,心存叛逆,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我却因为一时冲动,把同学刺死,坐了十年牢。十年后,再出来,我的心早已被磨平。直到遇到了你,你的眼睛让我产生了安顿下来的欲望。”

  我以为我真的是他的天使,可我发现他的身边,除了我还有别人。我明智地退出了,一年多后,家俊再次出现,手捧玫瑰:“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把其他的人都断了,只剩你,只爱你。”

  一个身世离奇、放荡不羁的男人,就这样被自己征服,哪个女人不会感动得掉眼泪?

  玫瑰的色彩很快褪去。一个月之后,家俊强行和我发生关系。那是我的第一次,不久,我们有了孩子。再不久,我们结婚了。

  家俊后来才说了真话,他虽是个落难的公子,也不会爱上我这个灰姑娘。回到我身边,是因为他周围的女人都走了,而和我发生关系,只是想玩玩我。后来有了孩子,就只好结婚了,毕竟我老实,放在家里做老婆,应该不错。

文章出自:第一时尚网www.firstfashion.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