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有钱老公后我并没有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

2017-9-9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结婚前,我在浦东金融街的一家写字楼上班。每天起早贪黑奔波大半个城市,数着大把大把的钞票却没有一张是我的。我就明白女人是花,金钱是绿叶,女人要留住美丽和青春需要钱……   可想归想,我相信我不是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尽管当时我扮靓的昂贵行...

  结婚前,我在浦东金融街的一家写字楼上班。每天起早贪黑奔波大半个城市,数着大把大把的钞票却没有一张是我的。我就明白女人是花,金钱是绿叶,女人要留住美丽和青春需要钱……

  可想归想,我相信我不是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尽管当时我扮靓的昂贵行头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却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要靠婚姻一步登天。

  嫁给有钱人其实是一种机缘。当一个有才又有财的男人向你求爱,我想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心拒绝。

  我是在一个酒会上认识陈开洵的,身为房产公司总裁的他浑身散发着那种成熟男人的魅力,那种有钱男人举手投足间的自信,那种小男生学不来的深沉……让我陶醉。

  所以,当陈开洵对我发起猛烈进攻的时候,我乖乖顺从了。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像童话里的灰姑娘一样,穿上了水晶鞋,变成了阔太。

  从此,我披着有钱人的行头,陪他来往于上海、香港、纽约之间,陪着他出入高级俱乐部去打球、游泳、吃饭……我开着宝马车在宽阔的大街上招摇过市,余光里我看到行人艳羡的目光纷纷投来。

  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幸福感滞留的时间并不长。也许一开始,钱——这个东西就在我们的婚姻里占据了太多的位置,而他作为商人特有的戒备心不得不时时提防。

  我不知道有钱人会不会都陷入这样一个怪圈:把所有对他的好都认为是冲着他的钱来的。打个比方,如果你给一个普通的男人洗衣、做饭、料理家务,他一定会感激得不得了。

  作为普通人被人如此关心和宠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一个有钱男人会觉得你在作秀,你是在为了贪图他的钱而大献殷勤。

  从新婚第一天陈开洵就问我:假如有一天他破产成了穷光蛋,我还会不会跟着他过苦日子?与其说这是一个玩笑,不如说这是关于钱的问题的巧妙试探——我爱的是他的钱还是他?

  这个问题,在以后婚姻的三年中,我总时不时地被他问到,也总是在吵架后被他反复质询。每次,我总会被这个问题闹得心情郁闷。说真的,感情被钱量化总让人觉得尴尬。

  我真的只是因为爱他的钱而与他结婚的吗?这个问题我也反复询问过自己,想来想去,我觉得自己是被误解了,我想如果陈开洵是一个毫无品位的暴发户,

  我想他纵有亿万身价我也不会嫁他,我知道他俘获我的致命之处是那种小男生学不来的自信与深沉……而这一点在我当时与我年岁相当的男友身上压根找不到。

  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参与过太多的谈判,知道怎样跟别人讲条件。在他眼睛里,这个世界是一个人人讲条件的世界,对他的太太也不例外。

  婚前,他就跟我定了一个不成文的契约,每月给我家用,要我安心做他的太太,而他生意上和经济上的事情都不允许我插手。

  他不仅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对待自己的老婆也同样精明。当初嫁给陈开洵,因为年岁相差14岁,我父母坚决反对。

  我就想,只要婚后常体面地给娘家些钱,他们就会原谅我,谁会和钱有仇呢?可是刚开始,陈开洵还很大方地给个两三万,后来就不乐意了——养活你可以,我不能养活你全家。

  他甚至为了避免我往娘家拿钱,把给我的家用降了又降,很快从一月一万元降到一月3000元,他自有他的理由:天天在家,每个月3000块钱足够你用了。

  好吃好喝,有保姆伺候,还有什么不知足。可对我这种穿惯了名牌、做惯了美容的女人来说,3000元显然捉襟见肘。而且小姐妹们聚会,都知道我嫁了个大款,买单的任务总是归我。

  慢慢地,我就招架不住了。3000元,除了让自己开心,还得想着法儿从有限的生活费里抠出点钱让我妈开心,还得买单让姐妹们开心。

  我不得不断了自己的许多花费,如减少了做美容的次数,买衣服也不再随心所欲,好日子就这样每况日下,

  渐渐地,我发现我嫁的是一个金龟婿,过的却是一种平民的生活,开着宝马,却有缺钱的烦恼。

  前一阵,我妈得了子宫癌。陈开洵刚开始还算尽心,给了我5万块钱交了住院押金。

  癌症这种病很花钱,没几天,钱就用得差不多了。我找他要,他脸色阴得难看,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把两万块钱甩给我。

  后来,我再找他要钱,他不耐烦了,大声指责我说:“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不是你哈哈摇钱树,更不是你的自动取款机!”说完摔门而去,许多天都没有回来。

  没人想到,我开着宝马车,守着有钱的丈夫,却交不起妈的医疗费。不能让我妈等死!找人借钱是万万开不了口的,谁不知道我嫁了个有钱老公。

  没办法,我把我的钻戒、项链拿到当铺当了,才交上了化疗的费用。

  我常常想,自己要理解他,想想也是,他完全有质疑我动机的理由:我放着当年那个对我死心塌地的年轻帅哥不嫁,偏偏选中他,不是图他的钱是图他什么呀?

  还有,我没有和他一起吃苦打拼,怎么能让我随心所欲分享他成功的果实!

  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打消他的种种顾虑,于是在社交场合,我给他当花瓶;在床上,我给他当玩偶……

  我使出浑身解数让他开心,我甚至想到要给他生一个孩子。可是当我把这个念头告诉他的时候,他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

  “阿亮(他和前妻的儿子)都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你这么做不是让人笑话吗?”全是借口!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当初他和前妻离婚的时候,他不仅赔付了大笔的离婚费还给要去了不菲的抚养费,他不要孩子,无非是怕我掌握了要挟他财产的法宝。

  从那以后,他生怕我在避孕问题上做手脚,每次做爱都小心翼翼。有时,甚至和我做爱做到一半,就突然问我有没有吃药,扰得我性致全无。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不由自主想到了:我们的婚姻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场交易,可我傻就傻在还在天真地认为是因为有爱情,结果他用他的钱买走了我的青春,而我落得个人财两空。

  在钱的过分笼罩下,爱情不变味也难,我和陈开洵之间太缺少那种与钱无关的真情了。而当婚姻像做买卖一样有了太多条件的时候,谁还能保证它的稳固?

  我现在才明白,我不过是他签过的上千个合同中很普通的一个“买卖”,惟一不同的是,它跟婚姻有关系。

  我有时候甚至希望他遭遇一次车祸或者生一场重病,或者彻底破产,然后就可以证明我到底爱的是他的人还是他的钱。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