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母 中年期贬值

2018-5-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为了方便丽娃照顾生病的家人,我们把见面地点约在她家附近的一个茶馆。丽娃身形娇小,说话细声细气。她一见到我,就连声抱歉让我赶了路,还拿出随身携带的橙子说:“你经常采访,要说许多话,跑进跑出的,容易上火,吃点水果吧。”我虽然没收下水果,但感受到了她的...

  为了方便丽娃照顾生病的家人,我们把见面地点约在她家附近的一个茶馆。丽娃身形娇小,说话细声细气。她一见到我,就连声抱歉让我赶了路,还拿出随身携带的橙子说:“你经常采访,要说许多话,跑进跑出的,容易上火,吃点水果吧。”我虽然没收下水果,但感受到了她的一份体贴,心里暖暖的。

  他的求爱打动了我

  叶梓,你先看看我小时候的照片吧。喏,我最喜欢这一张,大家都说我像长着丹凤眼的洋娃娃,摄影师还特意放大了一张摆在照相馆的橱窗里。的确,我的童年是在蜜糖里度过的。

  高考时,我差3分没考上,在父母的安排下,到一家事业单位正式上班。我被分配到行政办公室,管管档案和文书,做做内勤。

  23岁开始,家里开始操心我的婚事。亲戚朋友帮我介绍了不少男孩子,这些人条件都不错,但我迟迟下不定决心。

  有一天我和同事去看电影,晚了几分钟,摸黑找到自己的位置,却发现座位上已经有人了。我提醒他把座位让出来,他看看旁边位置没有人,就让我找个空位置坐下来。我不答应,让他把我的座位腾出来。他照办了,等我坐下来,他索性就坐在我的身旁。记得那部电影是一个爱情悲剧,我看着看着眼泪流了下来。正看得入神,就听到那个男人在我耳边说:“导演专门赚你们这种软心肠的小姑娘的眼泪。”我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散场后,我拉着同事就走。等走出电影院,才发现自己的皮手套不知何时丢了一只。谁知第二天下班时,竟然有人把那只手套送到我单位。我闻讯赶到大门口,发现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笑眯眯地看着我。他一开口,我就听出,原来他就是电影院里的那个“邻居”。我不禁起了疑,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工作单位。他自我介绍说叫多多(化名),说有次我去相亲,他正好是男方的朋友,陪着吃过一次饭,因此知道我的单位。昨天在电影院他一眼认出是我,故意开开玩笑,没想到我对他半点印象都没有。

  多多这么一说,我隐约记起那顿相亲饭。为了感谢他“拾金不昧”,我邀请他到单位大院里参观,正碰到两个女同事,她们问起多多的身份,多多抢着回答说是我的男朋友。等同事们走了,我生气地让他不要乱开玩笑。他一本正经地说:“自从那天见面,我就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不,是我的爱人。”

  从没遇到过像多多这么公开的求爱,我有点不知所措,但内心深处也颇有几分感动。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一年后,不顾母亲的反对,我从娘家的花园洋房走进石库门里弄,和多多成了一家人。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