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地分居我把身心给了不同的男人

2018-9-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电话中,小杰问记者听没听过这首歌,记者在大脑中搜索了半天仍然没有什么印象。小杰并不介意记者回答不上来,她在电话里强调说,她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每次听到这首歌她都会不自觉地流泪。她问我,你现在有时间听我的故事吗?我说当然有。     &ldq...

      电话中,小杰问记者听没听过这首歌,记者在大脑中搜索了半天仍然没有什么印象。小杰并不介意记者回答不上来,她在电话里强调说,她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每次听到这首歌她都会不自觉地流泪。她问我,你现在有时间听我的故事吗?我说当然有。

 

  “那我就讲了。”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遥远。

  爱在两地越来越远

  我是北方人,但是很小我就对南方的生活充满向往,4年前大学毕业,我离开沈阳来到了宁波。那时我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和信心的女孩,我坚信在宁波我会过得很好。当然我也坚信我男朋友阿俊很快就会到宁波陪我,他读的是师范院校,还有一年就毕业了。阿俊说,他实习的时候就来宁波找工作。

  到宁波后我在一个广告公司找到了一份做设计的工作。公司虽然不大,工资也不高,但我很满足,毕竟我来到这座城市才一周就找到了这份比较合适的工作。因为刚从学校毕业,工作中经常会碰到一些麻烦。每当我不知所措时,坐在我对面的李辉都会很热心地帮我解决,这样,我的第一件设计作品在他的帮助和指导下,受到了客户的好评,同时也得到了公司经理的认可。常言道,人乐极就会生悲,这句话在我身上应验了。正当我沉浸在工作成功的喜悦中时,阿俊打来了电话,说他工作定在了沈阳,暂时不能到宁波陪我了。阿俊说,艺校很难进,我妈花了很多钱,我不能让她太失望。我问他我决定来宁波时他知不知道家里在给他找工作,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反正你要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

  他还想解释,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就这样我把电话挂断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很消沉。阿俊的电话每天打来,其实我也知道,他如果现在过来就意味着他将失去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是每次接电话,我还是禁不住要质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阿俊让我等他,他说再等一年,等他辞职。我问他,辞职需要一年吗?他又沉默了。

  见我每天没有心情工作,李辉劝我说,其实努力工作更能宣泄一个人的不快。他的话有道理,我开始拼命地工作,一件件成功的设计使我的试用期缩短,也使我压抑的心情缓解了很多,当然这都归功于李辉。

  那一夜沉醉不醒

 

  开工资那天,李辉对我说,在这么短的时间我在工作中就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绩,应该好好请他一顿,平时李辉帮我这么多,我当然不会拒绝,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让我请客。李辉比我大5岁,在我的眼里他就像大哥哥一样让人感觉安全和亲切。

  我随他来到单位附近的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伴着歌手沙哑的歌声,我把和阿俊种种的不快都说给李辉听,他不断地安慰我、开导我,我一向很少喝酒,很快就醉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吧,更不知道怎么到的李辉家。我只记得和他一起上了出租车。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