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第一时尚网>>家居
    我的丈夫史威是一位极度内向的男人,最初看中他只因为他非常帅。1983年,只有高中文凭的史威和我谈恋爱时遭到我父母的强烈反对:“你们之间文化差距太大了,以后双方的交流沟通会出现问题。”当时我很年轻,对父母的话就像现在许多女孩一样不愿去相信,但没多久这话就灵验了,而且言中了我这一生的婚姻生活。.....【详细】
    许多女人只知感情的“空窗期”,对“空床期”则闻所未闻。但经历过“空床期”的女人一定深有感触,当夜幕袭临,整个世界只得一张大床。寂寞慢慢潜入内心,白天里再坚强的外壳是否会在这一刻轰然崩塌……   “空床期”这个概念的碰撞,来自前两天编辑部的一段下.....【详细】
    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以前我从来不信,听到别人说谁家处在“七年之痒”的阶段,两口子正在闹离婚,我总是一笑了之:“神经病!什么时髦不能赶,非要赶这个时髦!   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就不信那个邪!”但是从去年开始,我的“七年之痒”也不请自来了。   我和我老.....【详细】
    与宝宝相识是在八年前,那时我还在某广告公司做设计,而宝宝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在我们公司实习,做我的助手。那时候,虽然电脑还不是很普及,但宝宝就对游戏很痴迷了。宝宝毕业后,去了一家企业做文员,有时候我还是会把一些设计的工作给她做,一是她有这方面的兴趣,二也是可以赚一些零花钱。   慢慢地,我们之间有.....【详细】
    有许多人懒得离婚,懒得去单位开证明、懒得面对找你谈心的工会主席、懒得等待尴尬的考察期,现在这些懒的理由都没有了。超市离得远,你可能一个星期才买一次东西;离得近了,你就会多跑两次买更新鲜的水果。民政部门的工作简化了,你可能抬腿就进去,把想办的事情办了。   手续的简便本身是进步,从此自己对自己的婚姻.....【详细】
    我出生在北方,可母亲是上海人,所以,从小我就生长在上海。与家乡相比,我更喜欢上海,喜欢它的活力、方便和时尚。所以,当不得不回到家乡读书时,我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考回上海。   后来,我如愿考上了上海一所著名的高校。大学期间,在别的同学忙着谈恋爱、玩乐的时候,我却在忙着学英语、学电脑、考托福,因.....【详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从那一天起,变得不再像自己了?”“结了婚,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从一个淑女变成一个泼妇。那么,婚姻是怎样逼走了她们的温柔?   No.1 家务事   情景写真:   32岁的任小小下班骑着自行车赶到菜场买菜,回家做饭,20分钟后,老公回来,任小小脱下满是油烟的围裙,洗.....【详细】
    这几天天气骤冷,办公室里两个一向好说好闹的年轻美眉妍和简也仿佛凝固了般,小脸上整天挂了一层霜,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平日热闹的办公室里因此沉寂了许多。晚上我们几个一起出去吃饭,酒过三巡,话匣子就打开了。原来这两个美眉和老公吵架了,正赌气在娘家住着呢。   吵架的原因听起来似乎不值得一提。妍这一阵子一.....【详细】
    黎涣涣在会议室的门口已经探头探脑很长时间了,正在开会的老板忍不住板着脸问:“有事就说,别像个影子似的晃来晃去。”   黎涣涣不安地对老板说:“董事长,我猜有您的电话。”   “猜?我的就是我的,还猜什么!”老板不耐烦地说,他越来越不明白当初人力资源部怎么会选中这样一个.....【详细】
    出生在传统的时代里,成长在开放的变迁中,性格一半是传统,一半是现代。比“60后”阳光,比“80后”成熟。70后的花季在80年代绽放,理想在90年代激昂,婚恋却在新世纪经受着考验,在传统与现代间荡起了秋千,看似快乐新鲜,其实是心神不宁,动荡不安……   安安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详细】